2018/11/01

恰好是某个月的月初,不妨来整理一些事情。

这学期居然已经过去快一半了,虽然两门专业课的期中考还有两三周的样子,选的体育课要求的跑步因为软件的问题还没有一次有效记录。

暑假里在CMU做的项目和带我的PhD学姐一起写完了paper投出去了,不过后续仍然有可以做的工作,应该会继续做下去。

熊老师组里的本研课题经过长达数月的反复考虑,暂时算定下来做什么了,idea来源于组里一个PhD学长,也计划和学长一起做。

成为大三狗之后课业和之前比少了许多,ACM-ICPC也不打了,不过考虑到做research和准备英语,依旧挺忙。

院里的棒垒队继续坚持训练,依旧菜的一逼,新生杯分两队后上场机会也不多。

想起来我暑假出发前本打算买来送人的那块女表还是原原本本从美帝带了回来,一直搁在书柜上,现在想送人却不知道送谁好。

一晃就要供暖了啊,然后就是新年,然后就是寒假,过春节,想感慨一下又觉得没啥好感慨的。

感觉前女友去台湾交换过得很不错啊,前前女友在票圈秀恩爱也很幸福的样子,想到这好像有点伤心啊,也想不明白在伤心什么。

去年的时候觉得就当个码农吧,现在好像觉得做research也挺有意思的,虽然两个都少不了dirty work。

我很久以前好像喜欢写类似记录心情这种事,但以前好像会写得文艺点放在QQ空间里,现在不怎么写了也不知道该放哪里,觉得票圈太随便,豆瓣没人看,知乎不合适,我主页的博客的话也就自己看看,试试发个微博哈哈。

美股跌的我怀疑人生啊,实习赚剩下的美刀全套在里面了,不过我好像心态没太崩,不知为啥。

啊,某个室友从MSRA下班回来了,我好像也觉得写得差不多了。

十八岁以后的我

14年的十一月。我的18岁开始于此,成人的那天生日如同平日无比普通。那个时候我依旧被当年夏天NOI两分之差的阴影所笼罩,在顶楼最边上的教室角落里埋头刷着五三,接二连三的模拟考让我一次次感觉无力,任课老师的紧盯让我喘不过气。又一次的班级垫底后在和班主任的谈话时竟哭了出来,我没想到手握预录却过得如此痛苦煎熬。

15年五月。月底最后一次全市统考的成绩依旧让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我甚至都不敢去想象另一种的结果。我绕着操场跑到上万米只想让自己累得停止抱怨,开始痛恨起学军甚至害怕见人,心中的不甘也无处可以放下。

15年六月。可能是已经麻木了吧,也不知道是怎么写完卷子,结束的那一刻只是觉得这整整一年是被掏空的,当天就把堆积成山的一切卖得一干二净,我头也不回就是不想多看一眼这经历的一切。分数出来后,我甚至很快就忘记了,但高一高二打的每场的OI比赛都历历在目。后来的同学聚会、谢师宴、回初中、报驾校,让我觉得好像慢慢开始学着重新做人。

15年八月。毕业旅行结束后,窝在家用着新买的苹果电脑打多校,报了个英语小班却天天迟到,乒乓在教练引导下还是没啥长进。玩起了麻将、唱K,开始学吉他、做蛋糕、水知乎,最后鼓起勇气将初中起就模糊的情感正式确立。做完毕业电子册后终于意识到有些事情终将成为记忆的一部分,就这样永远都回不去了。

15年九月。不是第一次进燕园的我觉得一点都不陌生,晚宴上邻座的妹子是第一个新认识的大学同学后来也有缘成了很好的朋友。新生训练营、讲座、逛隔壁、选课、上课、报社团,几次周末网络赛开始ACM的生涯,舞会约到了法院颜值颇高的妹子,单纯的少年觉得一切都是新鲜有趣的。几个浙江老乡因思修课聚在一块,在群里天天聊得不亦乐乎,中秋班会后出去打牌打到不肯回寝室。当年常州集训同寝室的三个人五年后在北大重聚,演剧也开始提上日程,浪完国庆却停不下接着浪,眼看期中要到依旧弹起了吉他。比完合肥区域赛后飞回来的第二天早上被数分完虐,大学首场考试惨不忍睹的分数却似乎并没有影响我请客过生日的好心情。飞去上海比赛也顺便约会,结束戏剧的演出后我负责的电视台节目也成功上了推送。经历了第一次期末季后,因为免修计算概论比大多人提前考完就很早地回到老家。

16年二月。回南方后冻得发抖,便早早来了北京,可是头部的刺痛感依旧没有消除。大学的新鲜感似乎一扫而光,整天胡思乱想定不了神,就这样特别焦虑地过了两个月,仍不见好转。

16年四月。那些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地发生,手机摔屏电脑被偷,异地走到了尽头,查不出原因几天就换吃一种药,伴随着种种身体、心理问题,熬到期中第一门考试也挂掉后,终于在月末下决心向学校提交了申请。

16年七月。治疗调养之后症状渐渐消失,拒绝呆在老家还是坐上了北上的高铁。开始也不知道能干嘛,就接触了在创业的学长,深感此事太累太苦,转而报了英语班,同时开始寻求实习机会。月底微软的offer艰难又幸运的拿到,接下来的半年生活终于不用折腾。

16年九月。公司的实习生活相当轻松,趁着组里出差加上请假去了深港澳厦玩了半月。约饭、ACM、舞会依旧参加,报了吉他班有了些许提高,后来讲课写文直播也骗了点钱。

16年十二月。早睡晚起的养老生活过得太快,一晃北京就有了暖气。和谷家的学长出去滑雪时出了意外,脑CT的结果让我想想都后怕。取消了计划好的日本旅行,接连被Citadel和Facebook拒掉后,好消息是收到了谷歌总部的offer。

17年一月。从微软离职后,也找到了下一家去当PR玩。在考试周结束后跑完了复学手续,再次选上一年前相同的课程。

17年七月。独自一人乘了十小时多的飞机,在陌生而新奇的湾区开始自己的实习生活。认识了新的朋友,口语却还是蹩脚。

17年九月。结束实习,回到学校,搬寝室,开始新一学期的生活。

17年十月。机缘巧合参与到CMU的一个项目中,开始写一个面向GitHub开发者的工具。

17年十二月。去往越南胡志明市参加ACM比赛,也是最后一次,还挺欢乐的,比赛前6秒绝杀了一题,打完就决定退役了。

18年二月。寒假。将十月来做的工具写成一篇两页的poster投稿会议。学英语,考托福,然而考得稀巴烂。决定加入软工所熊老师的实验室。

18年四月。World Final 2018在北大举办,作为志愿者参与setup的工作。decline了谷歌return intern的offer,决定暑假去CMU做research。

18年七月。再次踏上美利坚的土地。去往美国中部的匹兹堡。有幸和一群美国的同龄人一起做研究实习,感觉是一次难得的体验。一个人住略觉寂寞,便趁机去了美东的纽约、波士顿和华盛顿特区,见了两个高中同学,一个在哈佛,一个在MIT。

18年十月。回到国内后的生活似乎没有太多波澜。继续在北大的实验室好好搬砖。

18年十一月。生日那天依旧过得很普通。反正也没有人送我礼物。收到的祝福都会一一回复。二十二岁像是到了法定婚龄,心想要是这个年纪结婚是有多幸福啊。

谷歌实习记

IMG_2858.JPG


我的申请时间线

06/26/2017 Start Internship.
06/25/2017 Confirm my information on CV.
06/24/2017 Arrival at USA.
05/07/2017 Received Visa from EMS.
05/04/2017 Visa interview at embassy.
05/02/2017 Received my documents for visa interview.
04/27/2017 J-1 visa has been approved. DS-2019 form & DS-7002 & other documents be shipped via FedEx.
04/24/2017 CV send me the Form DS-7002 to sign.
04/14/2017 CV have received my Training/Internship Placement Plan(Form DS-7002) from Google.
03/01/2017 Hangouts with Officer of CV . Complete participant application (included submitting some documents).
01/19/2016 Pass the background check of Hireright.
01/13/2016 Hireright send me the invitation of background check process.And I completed.
01/11/2016 Sign the offer.
01/10/2016 Google send me the offer.
01/07/2016 Host match interview . Advertising: MobileApps
01/06/2016 Host match interview . Advertising
01/05/2016 Host match interview . Google Photos.
12/17/2016 Recruitment process moving forward. Seems like my CV has in pool.
11/31/2016 Two Rounds of Tech Interview.
11/12/2016 Recruiter contact to me.
10/25/2016 Contact to friends in Google , try to get employee referral.


签证准备

Google是通过Cultural Vistas(以下简称CV)代办J-1签证的。CV相当于是办理J-1签证的代办机构。
在Cultural Vistas那我提交的材料:
letter of enrollment(在学证明)
transcripts(成绩单)
passport(护照首页)
resume(简历)
Insurance coverage(保险确认单)

英语证明(托福雅思等也可以通过和CV的员工进行面试来代替,我选择的是面试)
然后在CV提供的网站上填写信息,扫描上传
关于和CV员工面试:无需紧张,问一些基本的问题(我这么渣的英语都能谈笑风生,好吧,只能说感觉自己话都不会说)。

之后CV又会发一个TrainUSA_Participant-Agreement签字即可。


面签

美国于北京的大使馆在地铁站10号线“亮马桥”站附近。
面签需要网上预约,时间可以更换(据说是原定时间48小时前,最多换三次,好像听说错过的话还可以继续重新预约)。
需要缴纳签证费,可以在线用银联卡支付(银联系统鲁棒性不太好,建议使用Windows环境下的IE)。
SEVIS I-901的费用Google已经帮我缴纳。

当时大使馆面签带的材料:
1、护照
2、DS-160
3、预约单
4、DS-2019
5、DS-7002
6、SEVIS I-901 Payment Confirmation
7、Google Compensation and Benefits & Cost of Living 说明

以下东西我带上了但没用到
8、两英寸照片若干
9、Research Proposal
10、Resume
11、Google Offer

这是一个我找到的J-1签证的参考

 


初来美国系列

– 办理SSN。这个需要入境十天后进行办理,带上护照、I-94、DS-2019还有SS-5到邻近的办理SSN的机构去即可。一般排队比较长,需要耐心等待。然后一般要等两周才能拿到SSN number。

– 银行卡
最好办理一张checking账户的银行卡,这样工资可以通过Direct Deposit。我办的是CHASE。好多在美国读书的同学用的是之前办的Bank Of America。
另外,我还注册了一张美国这边Discover的信用卡,因为不需要缴纳年费还可以在国内用,注册又有优惠,就办了一张。

– 电话卡
我是来之后在当地买的 选了Tmobile。 45刀一个月 流量有4G。比起国内来确实贵。

– 吃吃吃
Mountain View Downtown其实不大,不过好吃的还不算少。里面有一家sushi tomi的寿司非常不错。还有街角一家小肥羊火锅,我在时候每周二有自助促销,花二十几刀就可以随便拿。
湾区其他好吃的地方当然很多啦,这边就不一一列举了,可以搜一搜相关公众号,里面的攻略非常详细。

– 玩玩玩
逛了逛湾区各大科技公司:Facebook、Apple、Uber、Airbnb……
独立日假期期间去了洛杉矶。(主要去了环球影城、SantaMonica)
去旧金山玩了几次。从MTV可以坐CalTrain到SF,大概一小时左右,票价不贵。
去过公司旁边的Shoreline Park划船。
还去了Big Basin Redwoods State Park和Yosemite National 爬山,蛮有趣的。
平时周末Google里有小伙伴们会组织狼人杀,我一个低配玩家偶尔去蹭蹭热闹。

– 其他
剪头发比起国内来贵很多,一般要二三十刀左右。不过也有便宜的,在旧金山ChinaTown里面我看到有一家只要10刀。
我在美国的炒股App Robinhood上注册了一个账号,试买了一股股票。


IMG_2876.JPG

实习生活

我实习前想大致了解一下湾区和谷歌,就挑了几本书看:《硅谷之谜》、《Google:未来之镜》、《Google软件测试之道》。
同时也看了几本可能会用到的专业书籍:《Head First 设计模式》、《代码整洁之道》、《计算广告》(我所在的是负责广告业务的组)、Google Code Style。
同时也推荐可以看看两部电影:《实习大叔》(讲谷歌实习生的 不过和现实不太一样)、《社交网络》(讲扎克伯格创立FB的故事)。

我所在是Admob下的Front End大组里负责Data Reporting部分的小组。
我的Project具体是将Infra组里一个新feature拿到我们组的数据上做一些测试。涉及到一些数据库的东西。代码上写了一些SQL和C++。

– 三餐
Google的三餐都是免费的。除了cafe中的自助餐外也有很多餐车可以打包带走。周六日只有中饭。

– 笔记本
Google会给每个实习生发一台chromebook,区别于工作用的台式机,chromebook主要用来收发邮件、浏览和编辑文档,可以随身携带非常方便。同时也可以用命令行ssh连接到公司的台式机。如果需要在家远程办公(连接Google内部Wifi),需要申请让较高等级的manager通过。

– 按摩
自己预约即可。实习生有一次一小时免费按摩机会。我去试过,蛮舒服的。

– 健身
有好几栋楼里有健身房,可以直接进去。我当时在的CL5刚好楼下有一个。
Google里面乒乓球桌、台球桌都挺多的。

– 医疗
需要SSN number进行enroll。
分三项:普通、牙医、视光。enroll牙医的的话拔牙是免费的,很多小伙伴顺便拔了智齿。我在实习快结束的时候,去了MTV Downtown一家叫Dental Zone的店,做了一次Deep Cleaning,自己付了300多刀,不过好像普通洗牙也是免费的。

enroll视光后可以进行配镜,步骤是先验光,然后配镜,验光免费,配镜好像cover 80%来着。我在costco的一个医生那边做了一次免费验光,由于结果的度数和我戴的眼镜几乎相同,就没有再配新眼镜。

一六年的若干次实习

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实习较同龄人相比确实开始得比较早。

第一份正式的实习是在旷视科技,一家在持续上升的创业公司,可以说是目前国内做CV最顶尖的科技公司之一。我是由与我同级的牧歌内推我进的,当时我刚过完大学以来的第一个寒假便入职了。由于那边有许多我比较熟悉的搞OI/ACM竞赛的同学,感觉还是比较亲切的。我开始也是抱着玩一玩的想法,因为之前对机器学习/深度学习完全没概念,从头开始看教程看些基本的论文,然后上手一些DL的工具,做一些Research的尝试。的确,亲身体会到了计算机视觉前沿科技的强大,况且目前CV借着ML/DL火热阶段发展迅猛,我觉得搞这个十分有前途,但商业化市场暂时还不明朗。Megvii里牛人数不胜数,很可能是北京少数几个单位面积内代码能力/算法能力最强的地方了。带我的mentor是一位phd,人很nice,不过比较可惜的是,我在Megvii兼职实习的五个月时间内由于平时的学业压力,没有全身心投入地参与研发,加上后来也因为自身的一些原因,以及和组内的一些原因非常遗憾地离开了贵司。总体来说,贵司真的很不错,的确是秉承着技术主导做垂直领域的科技公司,对实习生而言也需要有比较高的要求,如果机会合适我也愿意回来实习甚至工作。

第二份短暂的实习是在语智科技,小型创业团队氛围。是我的一位大牛学长冯一创办的,我生病回家休养结束,再来北京的时候直接联系了他。当时我已经申请了休学一年,所以当同学们还在准备春季期末考的时候我就全职在语智干活。全公司成立三个月时间,也就十个人左右,除了一个后来加入的PM兼Marketing,其他都是技术人员,我当时就做传统的Java后端开发,算是我初次接触真正工程级别的开发。一开始上手,在指导下理解了内部代码逻辑之后,我第一天就添加了一个小feature,然后没多久代码就check in了。之后还干了一些优化算法,接入其他API,与数据库通信等等杂活。我前前后后在语智干了十几天吧,时间不算长,不过确实学到一些东西。作为大一还没学太多专业课的情况下,直接进入创业公司实战还是有些难度的,不过好在里面基本都是我北大的学长,也很nice,基本的git,maven,code style,code review都是他们手把手教我的。但是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原因有很多吧,一个是很累,一周六天,每天要到晚上九点十点回去,工作环境也是十个人挤在一个比较封闭小屋子,挺吵的;一个是活很杂,当然这一点有好有坏,可能对解决问题的能力有很大帮助;一个是毕竟是创业公司,其他人要不是全职入伙,要不是研究生兼职,像我这样毕竟还是要回去读书的,可能当下还没有做好创业干大事的准备,就算全职也只能干几个月的时间,到时公司也只是处在A轮或者还没到的初级发展阶段,虽然说技术上肯定会有提升,但是鉴于我正式踏入工业界还要等很长时间,还不想太早加入小公司。总体来说,第二份实习让我感受到了创业小公司的氛围,确实很辛苦,不过如果真的愿意去做一款产品,身边又有志同道合的小伙伴的话,创业会是一件很exciting的事情。

第三份实习是在微软中国,当然是毫无疑问的大公司。说来也巧,我加入语智之前就联系了我的一位在微软实习过的学长,想找他内推,结果组里的人没要我。后来我离开语智之后先是四处面试了很多家公司,当然也包括争取微软。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微软又突然联系上我,经过面试之后,就给了我offer。当时二十多天内,我辗转各处的面试,最终拿到若干小公司和滴滴微软的offer。当时我有另一个学长在滴滴研究院工作,是刚毕业正式入职的,当时微软的面试结果还没有出来,我就先通过他内推去滴滴面试了一下,结果微软给我offer的第二天滴滴就打电话过来给我offer了。当时我先是答应了微软,加上觉得滴滴太远,就拒了滴滴。可能如果当时我不再去争取微软的话,就很可能加入滴滴了。后来我也从mentor那得知,我是微软小冰组少有的本科实习生,而且是年龄最小的。在微软也是做后端和算法相关的工作。看上去高大上的人工智能其实落地到具体的产品,比如小冰,还是需要系统的工程化开发。我们组确实也可以看成典型的互联网产品开发组:由PM、Dev、Marketing、Testing组成,较为规范的开发流程、前后端UI测试的分工、和MSRA以及其它组的一些合作。微软作为老牌IT公司,虽然已不再辉煌如当年,不过总体实力还是强劲的,没有像雅虎中国这样没落下去。我这回算是真正见识到了正规军的作战,毕竟Megvii那的Research team实习生占相当一部分比例,而语智科技是敏捷开发的小创业公司,而微软这边算是一个各方面都齐全的软件开发Group。都说微软挺养老的,不过从我的观察来看,至少我所在组还不算养老,毕竟小冰是目前微软中国很核心的一块本土业务,全组总体保持着小公司的创业氛围,据说也是升职相对较快的一个组(我就亲眼见证组里一位同事升了senior),并且也能借助大公司的资源来发挥实力(如和MSRA合作,找专门组标数据,对外的PR工作很给力)。我的mentor是一个十多人组成的team中的小leader,而且自己也要写code,所以会很忙,相对带我的时间比较少。不过在和他weekly discuss和时不时的sync中,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其中还有很多非技术层面的东西,比如在公司中要学会发邮件来总结汇报工作等等。当然由于我是实习生,还不具备直接上手做线上开发的能力(这样子对他们的cost也很大),所以干的活也挺杂的,基本属于feature和demo层面的事情,毕竟熟悉整个业务框架和代码需要较长周期,实习期间能做的事情还是比较有限。

第四份实习是在今日头条/字节跳动,一家正在快速扩张的明星独角兽,靠着今日头条app一举成名。加入这家公司的契机也很巧合,当时无意间在票圈看到了今日头条的内推信息,我觉得它的职位描述非常有意思(之后会讲),就不十分留心地发了简历。然后一周不到的时间就收到了面试邀请,我当时还在微软,也不算很忙,就乘空去了趟头条。当时一共三个人来面我,分别是实验室相关的PR、实验室leader和HR,沟通看上去似乎都十分愉快,然后过了一阵子就收到offer了。其实在我去面试之前,我也好奇甚至还不是特别了解到底要干嘛。这个职位是PR,也就是公共关系,一般而言,公关是新闻媒体人的事情,往往在企业中也和Marketing结合。然而这个职位是实验室PR,其实大概就是编辑整理一些实验室的技术文章,协助PR对外技术宣传这样,包括还有协助实验室leader写一些别的技术性东西之类的,算是“非典型公关”吧。最舒服的一点是由于工作性质,我可以采取remote的方式进行,不强制坐班,当有必要的时候随时过去就行。这份工作还是有些意思的,头条几乎每两周至少请一位业内技术专家来做内部讲座,会向头条实验室和其他感兴趣的报名的同事分享一些前沿技术,如我接的第一个活就是整理CMU做数据挖掘相关的一位Prof.来头条作的关于大规模图上异常检测相关的讲座。我觉得能在年轻的时候多接触一些领域或者事物总归不算坏事,一辈子都写code的生活一定不会有趣,而且我也是一个乐于体验新鲜事物的人。

当然除此之外,为了补贴花费,我在大学第一年的暑假还和一家做在线教育的创业公司——计蒜客合作开发了一门关于算法竞赛入门的课程。利用周末等空闲时间,我还去过几家培训机构兼职和讲课,同时也和hihocoder有些合作(如参与过多次”hiho一下”的编写)。

我的大学生活仍在继续,未来也充满着机会,关于实习经历我也会继续补充。
———–

 

机器学习视角下的人生成长

教育能改变人,环境能造就人,从机器学习的角度看再正常不过。
无监督学习是不自觉的,比如说男女性别之分,年长年幼年龄之分。
监督学习存在于家庭教育、校园教育体系中,我们通过对目标函数(普世意义下的正确成功的行为)的逼近拟合(模仿)来减少损失代价(错误、走入歧途)。
强化学习则普遍存在于环境对人的影响,比如说大家发现炒股可以赚钱就去炒股,女人发现胸大吸引人就去丰胸,男人发现游戏能带来快感就去玩,这些都是环境提供的强化信号所驱使。
从机器学习的角度看,所谓的价值观人生观不过就是train出的model而已。
我们从小到大,从初始参数不断喂进训练数据,带label的不带label的,干净的脏的,过了一个个CNN的convolution层、pooling层、激活函数,过了一个个RNN的Attention,LSTM、HRED,过了一个个全连接层、softmax层,有条件的不断加深网络,改变迭代方法,加dropout,加bitch_normalize,体验了各种方向,训练出了适合各种各样不同领域、不同任务的model。Predict就像条件反射一样,给什么data,出什么result。
有些data很好,像ImageNet,大家都读都用,如名著圣经为人熟知。
有些model很好,像Word2Vector,大家都学都用,如手机电脑深入生活。
不妨拿国内的教育体系来举例。为什么中学老师逼着你学习,因为他们发现学生教的好自己有利可图(无论是名还是利,这里没有贬义之意),这种强化信号给他反馈,尽管他一开始并不知道怎么教好学生,但是渐渐就明白了。为什么你不自觉的开始所谓奋斗,因为你要去拟合好学生,逼近高分数,你结合老师给你的迭代方法,加上自己的learning_rate,定下bitch_size,开始train啊train,为了高效率不惜烧cpu、gpu,甚至花血本买高性能gpu加速。后来聪明的你学乖了,还学会了模型压缩、Knowledge Distillation等等高端方法来提升自己。在这波大浪潮中,总有少数几个model这里那里出了问题,由于各种原因,飞了loss,爆了参数,学坏了。还有不少最后走上了overfitting的道路,变成了general能力很差的书呆子。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由于人类的文明经验,保留了历代传承的优良weights,致使后人能在前人的基础上继续涨点。
偶尔出了几个令人惊艳的AlexNet、GoogLeNet、ResNet,作为模范model为世人所效仿、继承。
所谓机器学习,和人类学习又有多少分别呢。还是说,人类学习有多少区别于机器学习呢。

 

2016/07/07

(一)
那个还坚持写着科普博客的文科生Matrix67,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
我并不知道他现在的工作、生活状态,只是在网上偶然得知他当时的大学经历。
决定前,我问了他,他很忙,但还是回了我邮件。

“至于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嘛,现在我觉得其实这是非常小的事儿,感觉就像回忆小时候坐公交车回家突然临时决定下车从某个公园绕远步行回家一样……不应该被看作是人生的转折点,仅仅是人生的岔路口而已……塞翁失马的故事告诉我们,事情的长期结果是无法预料的,除非你自己去经历它。所以,做什么选择其实不重要,让自己开心就好。试着抛起一枚硬币,硬币落地的瞬间你会突然希望它正面朝上或者反面朝上,此时你的心里就已经有答案了。”

那么,之后会有一种以旁观者的感觉来感受周围的人。这其实不太自在。更多是自己的心理暗示在作祟。

(二)
有幸亲眼看见了那些创业者们。曾经似乎是高不可攀的OI大神们。
大我两岁的。大我五岁的。大我十岁的。
做游戏的。智能家居的。在线教育的。人工智能的。
以后说不定能亲眼见证什么的吧。

(三)
今年春天正好的时候呢,几乎在同一时间段。电脑弄丢了。手机摔烂了。还都是水果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去年在魔都一起看《我的少女时代》的人发了一段长文给我。

(四)
居然无聊到去给出版社说我要翻译书。
达成了一个人去吃火锅的成就。
开发。写作。研究。乱跑。 乱听。乱试。

(五)
我最近看到一句话。

“人生,对于多数人来说,不是一种应该真诚去体验的幸福,而是在一个由各种压力,惩罚和必须去相信的谎言构成的狭窄空间里,不断去扮演一个角色的状态。”

也想起了我以前看到过的另一句。

“在既定的遭遇里,保持自己的态度便是我所谓的自由。”

可是,自己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少年,你在畏惧什么呢。世界的恶意。不确定性。某种要跌入悬崖的恐惧感。 这就是所谓的狭窄空间么。

(六)
我看着他们毕业。他们入学。

伤感的歌带来的孤独感开始变得异常强烈。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那么到底还剩多少时间可以等待呢
等待直到一些必须亲身经历的事

2015/12/05

先说ACM。
从暑假里断断续续打多校 然后九月份开始打几场网络赛 然后十一月两次旅游:合肥和上海的现场赛 合肥4题骗了块金 上海4题滚大粗。
其实没啥好说的。和中学的OI模式不太一样,需要团队协调配合。上海滚粗可能是我前两天玩得太浪了2333。
再说电视台。
被新生训练营的学长安利骗进了PKUTV。一个奇怪的人物访谈节目。
然后第一期除了我没人报选题,结果就让我上了。我找的是某创业的直系学长。
结果过程非常不爽。
因为我刚加啥都不会,当然这不是关键。
因为硬件设施很差,没test过就上了,结果第一次采访的时候话筒的声音没采到,只有离得很远的摄像机自带的录音。结果就是杂音很大。加上拍片子的学长自己也没经验,带子脏了,有一段也录不出来。视频、音频都有问题,反复调了一下还是不能fixed。于是要重录。
幸亏是学长,比较好说话,我们重新在台里录了一遍。这个时候其实离要求时间很近了,结果刚好遇上我要去上海。加上这时候节目负责人很神经质地催我,期间有一些不愉快的争吵,不谈。然后开了一次天窗。
当然我还得把片子剪出来。时间宽裕以后还是有许多人帮助了我。
大概工作有:采访的东西删删剪剪,写简单策划,配上旁白,配上其他相关影像资料,个小段的衔接,配字幕,配片头片尾。
其实很繁琐,尤其是衔接和字幕都是一些重复的工作。
片子很快能播出来了,到时候我会推送的。敬请期待。【已填】
片子链接
然后这学期补选课的时候手贱选了一门公选“戏剧实践”。
第一节课结束就被澳大利亚的助教K安利骗进了她导演的 一仆二主 的表演。那个星期还去看了上课老头子的独角戏。
当时剧组也是有面试的,我是读了一段台词,大概就是有语气的change就选上了。
当然我没任何舞台经验。 而这个戏是在八一剧院正式商演的。
不过也没啥可紧张的,安排的也是一个waiter2的小角色。 六句台词,上场不到2分钟吧。
可是也排练了很久。K还是很和蔼可亲的。印象比较深的两点是:站位和转身一定要朝向观众,单词尾音要突出以让观众听清。
剧组里面人员成分很杂,有隔壁的,有北外的,有人大的,有已经工作的,有意大利小哥,有马来西亚学姐,有数院的,有心理系的。
演员名单
其中大部分是文科生,大概都是对戏剧或者表演比较热爱吧。
排练从十月份开始每天晚上都排,为期两个月,当然我是小角色一周去一两次就行。
其实一路下来,最大的感受就是短短的两小时表演剧组全体付出真的很多。我简单说说。
我们一开始是坐在椅子上先把剧本过一遍,K喜欢按act scene下再分beats,就是一个个小段,然后beats取名字,总结,找高潮和转折。
然后就是排练,走走位,念念词。根据实际的情况表现神态和动作,相当于从.txt转.avi,会有许多即兴的成分。
当然还有一些舞台道具灯光场务等等事情。
但实际上还是有些失落的,毕竟自己是打酱油的,一度觉得没啥存在感。
这时候也想到了看过的《我是路人甲》。有切身体会的感觉。
一场两小时的戏,你就出场一两分钟。在平时的排练中,大多的时间就是在等等等,百无聊赖地看几个核心演员的排练,或者发发呆。
事实上几乎没有什么成就感和快感。
你会感觉到自己可有可无,只不过是一个静静的旁观者。
梁朝伟在《我是路人甲》的影评里谈到过当年他和刘德华跑龙套的辛酸经历,当然很多明星都有自己早年坎坷的经历。但《我是路人甲》里透露出来的,其实是更多默默无名的“路人甲”,因为出名永远是少数,这是事实。梁朝伟、成龙的故事再励志,乔布斯、盖茨的故事再传奇,于你自身是另一回事。
我演的这个戏没有薪酬,没有奖励,换不了学分,算不上志愿或者实习,就算是锻炼,也只有没几句话。从功利的角度看,是不值的。
所以是为什么?要说初衷,当初只是觉得好玩,想去试试。结果入了剧组,再不爽也得坚持下来呗,起码登上了舞台。要说还有就是见到了不少人呗,当然谈不上结识。总的来说,剧组里的人都挺有意思的,其中导演K的确水平高而又平易近人。
WechatIMG4.jpeg
这里我想说,像导演、教练、教师这些以“人”为对象的职业是很伟大的。他们不仅自己要有专业的经验、高度、眼光,还有将其“授之以渔”在别人身上完成自我的价值。像这部戏,其实上台表演而出彩的是演员,当然有其他工作人员的配合,但最终靠的是幕后的导演。相比起来,纯技术的工程师、码农、编辑类型的其实是“授之以鱼”。很多时候的工作就是在图纸、机器上实现一个能work的东西,求的是实际的”鱼”。
在电视台、戏剧课、剧组里,我接触到的大部分都是文科生。文科生自有有趣之处,常能带来活泼的气氛。
比如某学姐几次谈及公共法语课的法国小哥帅而使她犯花痴然后安利给另一个犯花痴的妹子,某”话痨”学姐谈及八卦激动不已。
剧组里面隔壁的读研的外院学姐,两个月排练几乎天天过来,反正我见到导演的时候都能看见她。她自称“执拗的理想主义者”, 能做到对戏剧如此的热爱,这个”执拗“不假。
 你看,我都写起这么多字的流水账啦,某种程度很可能是被文科化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