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7

(一)
那个还坚持写着科普博客的文科生Matrix67,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
我并不知道他现在的工作、生活状态,只是在网上偶然得知他当时的大学经历。
决定前,我问了他,他很忙,但还是回了我邮件。

“至于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嘛,现在我觉得其实这是非常小的事儿,感觉就像回忆小时候坐公交车回家突然临时决定下车从某个公园绕远步行回家一样……不应该被看作是人生的转折点,仅仅是人生的岔路口而已……塞翁失马的故事告诉我们,事情的长期结果是无法预料的,除非你自己去经历它。所以,做什么选择其实不重要,让自己开心就好。试着抛起一枚硬币,硬币落地的瞬间你会突然希望它正面朝上或者反面朝上,此时你的心里就已经有答案了。”

那么,之后会有一种以旁观者的感觉来感受周围的人。这其实不太自在。更多是自己的心理暗示在作祟。

(二)
有幸亲眼看见了那些创业者们。曾经似乎是高不可攀的OI大神们。
大我两岁的。大我五岁的。大我十岁的。
做游戏的。智能家居的。在线教育的。人工智能的。
以后说不定能亲眼见证什么的吧。

(三)
今年春天正好的时候呢,几乎在同一时间段。电脑弄丢了。手机摔烂了。还都是水果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去年在魔都一起看《我的少女时代》的人发了一段长文给我。

(四)
居然无聊到去给出版社说我要翻译书。
达成了一个人去吃火锅的成就。
开发。写作。研究。乱跑。 乱听。乱试。

(五)
我最近看到一句话。

“人生,对于多数人来说,不是一种应该真诚去体验的幸福,而是在一个由各种压力,惩罚和必须去相信的谎言构成的狭窄空间里,不断去扮演一个角色的状态。”

也想起了我以前看到过的另一句。

“在既定的遭遇里,保持自己的态度便是我所谓的自由。”

可是,自己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少年,你在畏惧什么呢。世界的恶意。不确定性。某种要跌入悬崖的恐惧感。 这就是所谓的狭窄空间么。

(六)
我看着他们毕业。他们入学。

伤感的歌带来的孤独感开始变得异常强烈。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那么到底还剩多少时间可以等待呢
等待直到一些必须亲身经历的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