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5

先说ACM。
从暑假里断断续续打多校 然后九月份开始打几场网络赛 然后十一月两次旅游:合肥和上海的现场赛 合肥4题骗了块金 上海4题滚大粗。
其实没啥好说的。和中学的OI模式不太一样,需要团队协调配合。上海滚粗可能是我前两天玩得太浪了2333。
再说电视台。
被新生训练营的学长安利骗进了PKUTV。一个奇怪的人物访谈节目。
然后第一期除了我没人报选题,结果就让我上了。我找的是某创业的直系学长。
结果过程非常不爽。
因为我刚加啥都不会,当然这不是关键。
因为硬件设施很差,没test过就上了,结果第一次采访的时候话筒的声音没采到,只有离得很远的摄像机自带的录音。结果就是杂音很大。加上拍片子的学长自己也没经验,带子脏了,有一段也录不出来。视频、音频都有问题,反复调了一下还是不能fixed。于是要重录。
幸亏是学长,比较好说话,我们重新在台里录了一遍。这个时候其实离要求时间很近了,结果刚好遇上我要去上海。加上这时候节目负责人很神经质地催我,期间有一些不愉快的争吵,不谈。然后开了一次天窗。
当然我还得把片子剪出来。时间宽裕以后还是有许多人帮助了我。
大概工作有:采访的东西删删剪剪,写简单策划,配上旁白,配上其他相关影像资料,个小段的衔接,配字幕,配片头片尾。
其实很繁琐,尤其是衔接和字幕都是一些重复的工作。
片子很快能播出来了,到时候我会推送的。敬请期待。【已填】
片子链接
然后这学期补选课的时候手贱选了一门公选“戏剧实践”。
第一节课结束就被澳大利亚的助教K安利骗进了她导演的 一仆二主 的表演。那个星期还去看了上课老头子的独角戏。
当时剧组也是有面试的,我是读了一段台词,大概就是有语气的change就选上了。
当然我没任何舞台经验。 而这个戏是在八一剧院正式商演的。
不过也没啥可紧张的,安排的也是一个waiter2的小角色。 六句台词,上场不到2分钟吧。
可是也排练了很久。K还是很和蔼可亲的。印象比较深的两点是:站位和转身一定要朝向观众,单词尾音要突出以让观众听清。
剧组里面人员成分很杂,有隔壁的,有北外的,有人大的,有已经工作的,有意大利小哥,有马来西亚学姐,有数院的,有心理系的。
演员名单
其中大部分是文科生,大概都是对戏剧或者表演比较热爱吧。
排练从十月份开始每天晚上都排,为期两个月,当然我是小角色一周去一两次就行。
其实一路下来,最大的感受就是短短的两小时表演剧组全体付出真的很多。我简单说说。
我们一开始是坐在椅子上先把剧本过一遍,K喜欢按act scene下再分beats,就是一个个小段,然后beats取名字,总结,找高潮和转折。
然后就是排练,走走位,念念词。根据实际的情况表现神态和动作,相当于从.txt转.avi,会有许多即兴的成分。
当然还有一些舞台道具灯光场务等等事情。
但实际上还是有些失落的,毕竟自己是打酱油的,一度觉得没啥存在感。
这时候也想到了看过的《我是路人甲》。有切身体会的感觉。
一场两小时的戏,你就出场一两分钟。在平时的排练中,大多的时间就是在等等等,百无聊赖地看几个核心演员的排练,或者发发呆。
事实上几乎没有什么成就感和快感。
你会感觉到自己可有可无,只不过是一个静静的旁观者。
梁朝伟在《我是路人甲》的影评里谈到过当年他和刘德华跑龙套的辛酸经历,当然很多明星都有自己早年坎坷的经历。但《我是路人甲》里透露出来的,其实是更多默默无名的“路人甲”,因为出名永远是少数,这是事实。梁朝伟、成龙的故事再励志,乔布斯、盖茨的故事再传奇,于你自身是另一回事。
我演的这个戏没有薪酬,没有奖励,换不了学分,算不上志愿或者实习,就算是锻炼,也只有没几句话。从功利的角度看,是不值的。
所以是为什么?要说初衷,当初只是觉得好玩,想去试试。结果入了剧组,再不爽也得坚持下来呗,起码登上了舞台。要说还有就是见到了不少人呗,当然谈不上结识。总的来说,剧组里的人都挺有意思的,其中导演K的确水平高而又平易近人。
WechatIMG4.jpeg
这里我想说,像导演、教练、教师这些以“人”为对象的职业是很伟大的。他们不仅自己要有专业的经验、高度、眼光,还有将其“授之以渔”在别人身上完成自我的价值。像这部戏,其实上台表演而出彩的是演员,当然有其他工作人员的配合,但最终靠的是幕后的导演。相比起来,纯技术的工程师、码农、编辑类型的其实是“授之以鱼”。很多时候的工作就是在图纸、机器上实现一个能work的东西,求的是实际的”鱼”。
在电视台、戏剧课、剧组里,我接触到的大部分都是文科生。文科生自有有趣之处,常能带来活泼的气氛。
比如某学姐几次谈及公共法语课的法国小哥帅而使她犯花痴然后安利给另一个犯花痴的妹子,某”话痨”学姐谈及八卦激动不已。
剧组里面隔壁的读研的外院学姐,两个月排练几乎天天过来,反正我见到导演的时候都能看见她。她自称“执拗的理想主义者”, 能做到对戏剧如此的热爱,这个”执拗“不假。
 你看,我都写起这么多字的流水账啦,某种程度很可能是被文科化了呢。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